<label id="xh37u"><ruby id="xh37u"></ruby></label>

  • CAUP思享 | 鄭時齡院士:建筑批評是創造建筑歷史的重要推動力之一

    20世紀90年代開始,由于大規模的城市建設和公共建筑的發展,大量境外建筑師進入了中國的建筑設計、景觀設計領域。一方面帶來了新的理念和設計方法,另一方面,也魚龍混雜,帶來了商業化的建筑設計運作和設計風格,對中國建筑師和中國建筑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催生了一批“奇奇怪怪的建筑”。

    在這樣的背景下,重申建筑批評就顯得尤為重要。

    河北燕郊的“天子大酒店”

    恒大蓮花球場

    沈陽方圓大廈

    建筑批評涉及批評的建筑美學和生活美學,涉及價值觀念,幫助我們分析什么是美的建筑,什么是丑的建筑,確認新的作品和趨勢,使之能被理解并得到公正的評價。對建筑批評而言,歷史上的建筑作品固然重要,但更為重要的是當代和未來的建筑。近年來之所以出現一系列“最丑建筑”“山寨建筑”,主要是建筑審美出了問題,缺乏藝術審美,沒有用建筑語言表現建筑,而把具體的動物形象、器物形象甚至人物形象直接表現為象形建筑,把建筑當成廣告,把建筑當成圖騰,以丑為美,讓建筑像福祿壽、像大閘蟹、像手機、像冰壺、像銅錢、像酒瓶等。

    未來的中國建筑需要提高建筑理論水平,提倡建筑實驗,面對新問題,新的觀念、新的功能、新的技術、新的材料、新的環境、新的文脈等等,需要進行探索性的實驗。建筑實驗可以提前研究并探討普遍性的問題,在理想的條件下進行探索,這種探索是為了解決建筑的工程技術問題,探索日常實踐中尚未解決的問題,尋找新的形式,試驗新出現的生態技術、施工技術、新材料等。

    這些同樣是建筑批評需要介入的領域。在建筑設計方案征集或建筑設計競賽,建筑評獎,建筑展等的過程中,建筑批評起著選擇、鑒別和判斷的作用,發現評價對象的價值及其意義。在這種情況下,建筑批評具有參與實踐,并引導實踐的意義。建筑史上一系列的重要建筑大都與這一類建筑批評有關——

    澳大利亞悉尼歌劇院可以說是20世紀世界上最優秀的建筑之一,在1957年舉行設計競賽時,如果不是由于美國建筑師伊羅·沙里寧的慧眼從已經淘汰的方案中選擇伍重的設計的話,悉尼歌劇院就完全不會是今天的這座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筑。

    上海的金茂大廈在1995年評選時,正是由于日本的評委黑川紀章的力排眾議,才使SOM事務所的方案得以中選,金茂大廈今天才會列入最優秀的當代建筑之一。設計競賽讓有才華的青年建筑師得以脫穎而出,許多著名的國際建筑大師往往都是在30歲出頭時通過設計競賽而走上世界建筑舞臺的,當年的競賽獲勝作品也大都成為世界建筑史上的杰作。

    這些建筑方案和建筑師之所以被選中來承擔歷史使命,都是特殊的建筑批評——建筑設計競賽及評審或評審制度——的結果。在這種情況下,建筑批評成為建筑創造的組成部分,甚至可以說,建筑批評是創造建筑歷史的重要推動力之一。

    優秀的建筑需要全民的扶植和培育,需要全民的呵護。要在全社會營造愛護建筑、尊重建筑師、尊重文化、尊重藝術的氛圍,也需要建筑批評來溝通建筑與建筑師、建筑與公眾、建筑與社會。在建筑作品中,建筑師知道自己想要表現什么,但是,建筑師只能用建筑的語言去說明設計的意圖,只有批評家才能道破“天機”,起到豐富并延伸建筑師及其作品的作用,賦予建筑作品以開放性以及附加的價值。說明、分析、評價、判斷、導向和教育,是建筑批評的六種基本功能,批評家的意識、知識、審美和價值取向在這里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行文至此,想起最近網上流傳一個討論,說高郵的一座紀念館在設計上抄襲了另一座美術館,言之鑿鑿的證據是紀念館采用了美術館的清水混凝土和旋轉樓梯。實際上清水混凝土也肯定不是美術館的建筑師首創的,旋轉樓梯在世界上也早已有之。另外是說紀念館標識位置與美術館相似,而且都有階梯式圖書館,也都有過道等等。由于理由太離奇,我們就不做歷史的起源考證了。

    這件事情讓我們再次意識到,常識的缺失在今天的建筑領域已經成為一個普遍現象。而建筑批評的重要性,也再次凸顯出來。


    作者:鄭時齡,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教授,中國建筑學會建筑評論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科學院院士


    來源:文匯報

    牛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