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xh37u"><ruby id="xh37u"></ruby></label>

  • 回到自然 | 老小區“微更新”該做什么?建樂園、辦展覽、社區花園,楊浦社區規劃師和居民一起出主意

    “想要一個大的活動廣場,方便鍛煉身體”,“小區當中最好有涼亭,可以在這里聊天、休息”……居民在互動版寫下公共空間的使用意向,密密麻麻;孩子們在畫紙上繪出小區未來的模樣,五彩繽紛。

    剛剛過去的十一長假尾聲,一場名為美好吉浦 人人共創的社區尋寶節活動,讓楊浦區五角場街道的吉浦小區成為眾人關注的對象。

    作為楊浦區社區規劃師、我院教師劉悅來開展先鋒種子計劃的微更新對象,這場活動給這個其貌不揚的老小區帶來了變美的可能。


    01老小區需要哪些改變?

    規劃師決定聽居民的

    老舊小區要搞微更新,并非粉刷一下墻面、改造幾處設施這么簡單。在這里住了幾十年的居民們到底需要什么樣的改變?懷著疑問,五角場街道的社區規劃師劉悅來帶著種子計劃的學員們來到吉浦小區調研。小區建于上世紀90年代,面積不大,活動空間不多,只有一個小小的健身廣場,以及正門轉角處的一個小花園。調研發現,擁有更多公共活動場地,是居民們的普遍心愿。



    為了探索小區公共空間更多可能性,種子計劃發起了這次尋寶活動,藉由規劃師的專業眼光和敏銳度,發現更多有價值的空間,并在與居民互動的過程中,挖掘出對微更新有想法的居民,將他們的想法列為參考,甚至推動實施。劉悅來向記者介紹,參與種子計劃的學員,是來自高校、研究所或者設計工作室的青年規劃師,有著專業的設計理念和豐富的設計經驗,但缺乏與居民直接互動的實踐機會。這場尋寶活動,正好將青年規劃師和小區居民“湊”到了一起。


    02用專業眼光挖掘公共活動空間,

    地下室也能做展覽

    規劃師們為居民找到了什么樣的活動空間?在16、17號樓的地下室,一場拍照活動給出了答案。這處地下室層高3.6米,停了不多的電瓶車,還有些空間沒用上,有點可惜。規劃師們將這里布置成臨時攝影棚,為居民拍照,將各地風光作為背景,合成到照片中,投影給居民并分享到微信群里,彌補大家疫情期間不能出城游玩的遺憾。


    同時,他們也在收集小區的老照片,準備做個懷舊攝影展,策劃更多社區公共藝術展?!霸瓉?,地下室也能用作公共活動空間!”居民們恍然大悟。小區缺少孩童玩耍的場地,居民呼聲很大,大家又有什么高招呢?在交流互動環節,一位住在這里的復旦教師提議,不如眾籌做一個沙坑,占地不大,又容易實現。她的建議得到了家長們的普遍贊同。劉悅來告訴記者,這樣的想法若由居民個人直接向社區反映,可能顯得突兀。在活動中提出,既能得到更多響應,還能得到社區規劃師的助力,使其更容易實現。


    03廢棄空地將變兒童樂園,

    孩子們在畫紙上暢想未來

    活動中,在規劃師的倡議下,居民們把對公共空間的使用意向寫在了互動版上,那些有價值的意見得以被更多人看到。


    一對老夫婦提出,小區垃圾箱房邊上的灌木叢旁還有空地,長年用來堆積廢棄物,十分可惜,能不能利用起來呢?規劃師們經過商討,決定結合居民意見,將這塊廢料再度利用,設計成符合兒童友好社區理念的兒童樂園。孩子們有了活動場地,下一步可以成立小區兒童議事會,讓孩子們自己商議還要做什么。沙坑、樂園、展覽……這些令人期待的元素被孩子們定格在畫紙上,交到了規劃師手中。

    劉悅來表示,在接下來的微更新改造中,它們都將變為現實。微更新不僅僅是規劃師的任務,未來社區公共空間離不開居民的共同參與。我們的規劃口號是讓有意義的事情變得有意思,讓更多居民參與到社區自治和街區共治中來,期待通過社區尋寶節這樣的模式創新,讓老小區變得更美、更好。


    04社區花園,

    城市隙地中的自然學校

    在上海楊浦區五角場商圈,有一處占地2200平方米的街旁綠地,是上海市第一個位于開放街區中的社區花園——創智農園。這塊地是商圈開發之后剩下的邊角料,其前身是一片荒廢了13年的建筑工棚。
    2016年,劉悅來與團隊將這塊閑置地改造成了一個社區花園。幾個集裝箱刷上藍漆成了自然教室,集裝箱外側有活動廣場與兒童沙坑,再向外延伸則是農藝空間,居民們可以認領菜地種植自己喜歡的瓜果蔬菜。園內還設有垃圾分類箱、蚯蚓塔、各類堆肥設施、雨水收集桶、小溫室等可持續能量循環設施。


    每到節假日,周圍的居民會帶著孩子們前來勞作,收獲自家辛勤勞動的果實。耕讀會、戶外繪本閱讀、植物筆記、植物扎染等兒童自然教育活動也是創智農園的主旋律?!霸谶@里,你能嗅到泥土的芬芳,看到植物的生長,感受一年四季、一日四時?!?/span>

    劉悅來認為,高速推進的城市化及興起的消費主義帶來了人與人、人與自然的疏離。尤其是在鋼筋水泥城市中長大的孩子,他們目之所及都被瀝青和水泥覆蓋,唯一的幾棵樹也被樹穴所包裹起來。然而,人類親近自然的基因是與生俱來的,這樣的一種疏遠或割裂,將造成很大的災難。作為高校景觀學系教師,劉悅來在景觀設計專業的教學中同樣感受到年輕人與自然的疏遠?!罢J識自然是景觀設計的基礎,但城市的孩子很少有機會接觸自然,對腳下的泥土缺乏感情?!?/p>

    因此,2014年,劉悅來發起創立了自然教育組織四葉草堂,憑借專業的景觀設計知識,帶領團隊和居民一起進行社區花園的營造,在城市的邊角隙地中實現歸園田居的夢想。四葉草堂的英文名是CloverNatureSchool。其中,Clove是象征著幸運的四葉草,劉悅來認為能夠融入自然的孩子是幸運且幸福的;School點名四葉草堂以自然教育活動為主體,在自然當中給予孩子一種自然而然的教育。

    以社區花園的形式進行公共空間的營造,不僅拉近了人與自然的距離,也建立起人與人、家與家之間的緊密聯結。創智農園就是一個多元共治項目,附近社區居民不斷轉變成志愿者,形成社區治理委員會,自發地進行日常的維護與運轉。


    劉悅來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回歸自然,回歸社區?!拔蚁朐谛迯屯恋氐耐瑫r,也能修復城市間的人際關系,在高密度的城市生活中,讓人們體驗到協同、和諧的家園生活?!苯刂聊壳?,在上海,四葉草堂直接參與設計營造的社區花園已超過90個,通過四葉草堂培訓賦能的社區花園則超過600個,有面積達5萬平方米的一整塊城市綠地,也有老舊小區里十幾平方米的小園子。這些散落在城市各條街道上的社區花園,讓更多綠色滲入城市的血脈,在修補社會肌理的同時,也讓更多家庭延伸至社區,讓更多人擁有了“家園”。


    05家園,

    從房子到腳下的土地

    家園這個詞對于孩子而言,可能有點難以理解。你問孩子家園是什么,他們想到的可能就是自己家那套百十平方米的房子。他們不會認為附近的這些綠地與自己有什么關系。而當我們一起把這塊地開墾出來,成為大家共同的園子時,孩子才能真正體會到家園的概念。



    在楊浦區四平路街道鞍山四村第三小區中心廣場,有一塊小小的活動場地,其中的草坪綠化一到冬天小草枯萎后,就變成了一塊泥地。劉悅來在社區組織舉辦了一場小小景觀設計師培訓活動,讓孩子們親身參與居住環境的設計。

    劉悅來先帶著孩子們去看現場,泥地很臟,有很多紙屑、狗糞等?!澳銈兿矚g這樣的場地嗎?這是個花園嗎?”孩子們連連搖頭。然后,劉悅來帶他們去看小區的其他地方。比如垃圾堆場,有時候會有人們裝修時扔掉的廢料,如一些木料、花盆等,孩子們需要自己判斷哪些東西是能再利用的。

    “這個過程主要是帶孩子們進行現場調研,發現問題,發現資源。這是第一步?!钡诙?,空間建構階段,孩子們回到居委會或者社區活動室,進行創意設計與分組討論。大孩子拿起畫筆畫下他們理想中的花園,小孩子嘗試用橡皮泥或卡紙做出一個模型,之后由設計師進行轉譯,形成最終的方案。

    “孩子們有很多想法,有的想做一個秋千,有的想養魚,有的想天天能吃到蜂蜜,這些想法都很樸素,我們會幫助他們盡力實現;若有的想法實現不了,我們也會坦誠地告訴孩子為何無法實現?!钡谌?,劉悅來與孩子們一起討論,基于方案,如何獲取材料。

    有孩子提議舉辦一個募捐活動,表示愿意捐出自己的壓歲錢,也有孩子自告奮勇去隔壁爺爺家討要一棵繡球花……第四步,營造一個1平方米的小花園。這是一個屬于孩子的實驗,他們戴上安全帽和手套,興致勃勃地開始營造自己的小花園。當孩子的手上沾滿了泥土,他們開始與自然親密接觸,這種接觸是有質感的,由手傳遞到心,給孩子帶來潛移默化的影響。

    等社區花園正式開工后,大人乃至專業施工隊會參與其中。許多小朋友幫忙抬石子鋪路、鋪草皮,利用廚余進行厚土栽培,通過蚯蚓對狗糞進行降解,將垃圾變廢為寶,還拿出自家花草,種植在公共綠地上。當孩子們開墾的池塘里傳出蛙鳴、親手埋下的種子冒出嫩芽,他們對于家園的認知也將從那套百十平方米的房子延伸到腳下的公共綠地。

    “我特別希望向孩子傳達的理念就是‘我們的家園,我們自己做主’。因為大部分孩子缺乏主人翁精神和公共精神,缺乏自主創建的動機與能力?!眲倎砗苄老驳乜吹?,通過家門口的自然觀察、自然體驗與自然營造,越來越多的孩子走向公共空間,開始關注同伴,關注鄰居,關注自然。


    06鄉村是根,

    總要回去的

    29年前,20歲的劉悅來從山東青島即墨的一個小村莊考到上海同濟大學城市規劃專業。報考這個專業的理由很簡單:我小時候干的農活比較多,非常辛苦。當時看到城市這兩個字,覺得自己終于可以離開鄉村了。

    來到上海的劉悅來努力讓自己融入這座城市,卻越來越感受到城市人的困境??諝馕廴緡乐?、自然空間貧瘠、生活方式商品化、自主性缺失、人際關系淡漠……生活仿佛早就埋下伏筆,他回頭看去,這些難題都能在來時的路上一一找到答案——鄉村生活中的自給自足賦予了他極強的自主性與動手能力、年少時前往野地探險的樂趣讓他總能挖掘到城市邊角地的價值、父親與鄉親協商大小瑣事的場景就像如今的社區議事……過往的鄉村生活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跡。隨著兒子的出生與成長,劉悅來愈發感受到鄉土的價值以及內心深處對于回歸自然的渴求。

    如果說散落在城市各個角落的社區花園是他心靈的休憩之所,那么他最終的歸處仍是那個“生于斯,長于斯”的村莊?!拔乙欢〞厝サ摹?,劉悅來已經想好了退休后的生活,回到老家,幾畝農田,一間茶室。

    每年寒暑假,劉悅來都會帶兒子回老家。每次回去,父子倆有一條必走的路——“東灣和后溝,通往田野大坡,一直存在著一條隱秘小徑。冬日是蒼茫的霜雪晶瑩,似乎一切都是那么寂寥無生氣,這是沉睡的大地的一部分;而到了夏季,兩側都是青紗帳,撲面而來的霧靄,盛開的野花,小徑中那兩叢馬蓮花?!边@是他們的桃源之境。在這條路上,他帶著兒子感受鄉土的氣息與味道,感受自然給予生活的坦然與平和。自然的變化是很緩慢的,但又是非常有力量的。任何一樣東西都來之不易,都需要花時間等待。這也是四葉草堂團隊希望通過真實的自然體驗傳達給孩子們的道理。

    自然融于城市,城市歸于自然。在待了近30年的上海,劉悅來找到了心安住處。懷著樸素的夢想,他慢慢地生活著。這座城市也在慢慢地演變著。



    來源:周到、《教育家》9月刊第二期

    編輯:吳羽潔、劉靜怡





    牛大亨